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五代末 > 第476章挑起怒火

第476章挑起怒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韩伦火急火燎来到柴守礼府上,往桌上拍出截获的密信:“你看看,这窦仪是要翻天了!”

    柴守礼接过密信。

    看罢,柴守礼的面色逐渐阴沉:“这窦仪简直胆大包天,竟敢对你动手。”

    柴守礼向来以洛阳的实际掌权者自居。

    在柴守礼的认知里,整个洛阳城都得按照他定下的规矩来运转。

    西京留守并非洛阳真正的掌权者,他柴守礼才是。

    得到柴守礼认可的十阿父,当然也是西京的统治者。

    现在,区区一介西京留守窦仪,竟然敢对身为十阿父的韩伦动手,这就触动了柴守礼的逆鳞。

    柴守礼再度看了眼密信,语气中带着杀气:“窦仪派去送信的信使呢?现在在何处?”

    韩伦闻声,脊背不由有些发凉,他知道,柴守礼这是动杀心了。

    但韩伦转瞬就兴奋起来,他知道,报复窦仪的机会来了。

    韩伦勉强压抑住激动的心情,以及发颤的双手,低声回到:“我一直派人跟着他们,信使共有两人,若是发觉信丢了,这会应该在赶回洛阳的路上。”

    “将这两人找个地方埋了,我可以派人帮你。”

    柴守礼这话说得很是轻松写意,听起来就像是要拍死两只苍蝇。

    “这点小事哪需要你动手。”韩伦脸上带着笑意,心中暗道:就等你这句话!

    韩伦当然是个心狠手辣之徒,杀起人来从不手软。

    可若是没有柴守礼的首肯,韩伦还真不敢对窦仪的人下手。

    窦仪好歹也是当朝三品大员,货真价实的封疆大吏。

    论品阶,窦仪与韩伦的儿子韩令坤不相上下。

    但在柴守礼这位国舅兼皇帝生父面前,这两人却又算不上什么东西了。

    柴守礼嘱咐道:“事情要办得隐秘些,莫让闲杂人等看见了。”

    “这是当然。”韩伦点了点头,又问道:“不过这事情,要让窦仪知道么?”

    洛阳开封相距四百余里,普通人骑马来回一趟,少说半个月打底。

    若是韩伦干净利落地做掉了两个信使,那窦仪反应过来时,都是半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而且这年头,长途跋涉,在路上发生点意外再正常不过。

    盗匪、天灾、疾病、坠马...都有可能带来死亡。

    就算两名信使在路途上失踪了,没有将信送达开封,甚至没有返回洛阳,窦仪也有可能会认为他们是路上出了意外,偶然丧命。

    这样,就达不到给窦仪教训的效果。

    “嗯...”柴守礼眼珠转了两圈,沉吟一阵,轻声说道:“那就将这两个信使的贴身信物,在夜间丢进留守府。”

    “这主意不错。”韩伦冷哼道:“窦仪看到那些东西,怕是会吓得尿裤子。”

    “要是他能安分些也好。”柴守礼叹道:“窦仪毕竟是朝廷委派的西京留守,我们最好还是不要与他彻底撕破脸皮。

    若是窦仪就此安分下来,你就莫再与他起冲突,事情闹大了,到时候我可不好向朝廷交代。”

    基本的政治素养,柴守礼还是具备的。

    柴守礼虽然是当今皇帝郭荣的生父,但他从来都以国舅自居,绝口不提自己与郭荣的血缘关系。

    柴守礼说这话,是想稍稍平息韩伦的怒火。

    虽然窦仪一再相逼,但柴守礼还不想真与窦仪撕破脸皮。

    因为事情闹到最后,丢脸的只会是朝廷,夹在中间难做人的,只会是皇帝郭荣。

    但韩伦却不领这个情。

    “现在不是我们要与他撕破脸皮,而是他窦仪给脸不要脸!

    窦仪刚进洛阳时,我就给他下过请帖,和和气气请他赴宴。”

    韩伦破音道:“可他窦仪是怎么对待我的?将请帖撕了个粉碎!还将送请帖的信使乱棍打出了留守府!

    撕掉请帖的第二天,这窦仪就开始大肆搜集所谓罪证,要置我们于死地!”

    说罢,韩伦喘了口气,瞥了柴守礼一眼,接着怒斥道:“而我们呢?碍于他西京留守的身份,给他留足了面子,一直没有对他下手!

    现在,这窦仪得寸进尺,竟然要动用窦家的文坛人脉,在开封抹黑我!这分明就是在打我的脸!”

    韩伦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左脸打得“啪啪”作响,脸皮霎时就红了一大片。

    柴守礼看得眼皮直跳,火冒三丈。

    柴守礼当即回想起一个月前,窦仪刚进洛阳城时的种种行径。

    窦仪难道不清楚,这洛阳城是他柴守礼说了算?

    那窦仪为何还敢对韩伦动手?

    这窦仪哪是在打韩伦的脸?

    这分明就是在打他柴守礼的脸!

    看着柴守礼眼中血丝逐渐弥漫,韩伦心中一阵狂喜:柴守礼的怒意,终于被自己挑起来了!

    自打窦仪赴任洛阳后,韩伦就一直惴惴不安。

    韩伦很清楚,窦仪与他的儿子韩令坤有过过节,窦仪若是要整治十阿父,最有可能先对自己下手。

    现在,韩伦的预感应验了,窦仪果然要对自己下手,而且还要用最“阴毒”的法子!

    若不是提前布下重重眼线,也许就真让那窦仪得逞了!

    一想到自己的“光荣事迹”在开封朝野广为流传,并传到郭荣的耳朵里,逼着郭荣不得不出手惩治自己,韩伦就不寒而栗。

    到时候,别说是韩伦了,就连韩伦在军中的儿子韩令坤,都极有可能被牵连。

    韩伦的特权,乃至韩家的崇高地位,全都系于他的儿子韩令坤。

    若只是韩伦一人被惩治,那还算不得什么事。

    因为,只要韩令坤一日还在军中身居高位,那韩伦就一定能够重拾特权,卷土重来。

    韩伦最害怕的,就是儿子韩令坤的失势,那才是对韩家的毁灭性打击。

    而窦仪送往开封的那封密信,以及附带的几册罪证,都足以成为韩令坤失势的导火索。

    这是韩伦绝对不能接受的。

    既然窦仪想让韩家死,那韩伦也只好想方设法弄死窦仪了。

    最起码也得让窦仪灰溜溜滚出洛阳,身败名裂!

    但光靠韩伦和他儿子韩令坤,是没法将三品的窦仪批倒搞臭的。

    唯有当朝国舅,十阿父之首的柴守礼,才有这等能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