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综合类型 > 叶先生的夫人飒又拽 > 203.不是我

203.不是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紧要关头,有人前来寻找司婉晴……事情没成,但由于记者和某些人的添油加醋,事件迅速发酵传播,人人都认为司婉晴为了拿奖勾引了我。对于这一结果,对方非常满意,我又收到了三十万元。

    我不知道对方是谁,她都是现金汇款的……”

    酒店本就与学校比邻,张宇又用了一些技术,打开了整个酒店和学校的所有播音设备,这一条语音广播,传遍了酒店和学校的每一个角落。

    于是,到处都在议论纷纷,人群里一片哗然。

    “八年前的才艺大赛,司婉晴小姐好像才读高三吧,是谁这么狠毒,居然丧心病狂要花钱找人毁她清白啊!”

    “你说当年报道这件事的记者是不是也是被人收买的?我记得这件事当时真是铺天盖地,消息满天飞的!按理说,司婉晴当时不满十八岁,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目的,这种事不该如此宣扬才对……”

    “嗯,嗯!很与可能!”

    刘玉珍一脸震惊!浑浊的眸子里似隐隐滑过一抹心疼。

    往事历历在目!她犹记得那个瘦弱狼狈的小女孩跪在地上泣不成声,乞求她相信她没有做那些龌龊的事……

    刘玉珍挑了挑眉,眸光顿时变得威严起来,她一副说教者的姿态看着司婉晴厉声教训道: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之前叫你放弃比赛,你偏偏不听一意孤行,才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你若是乖乖听话,哪里会闹出这般丑闻?”

    众人的三观再次被刷新!

    事到如今,证明了司婉晴的清白,刘玉珍不但不感到欣慰,还一个劲将错误扣在她头上。

    司婉晴冷冷地回道,“音乐是我的最爱!我为什么要放弃比赛?”

    “你!顽冥不化!”刘玉珍被噎,恼羞成怒,“那你出事了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这到底是林丰茂的妈还是司婉晴的奶奶?哪有人向着施暴者说话的?听这意思,好像司婉晴被猥亵是自己活该?

    呵!什么人哪……

    还没等在场的人从这波余震中回过神来,播放器“呲呲呲”响过后,又传来了一个男人浑厚低沉的声音——

    “大家好,我是八年前北城举办全国中小学生才艺大赛的评委委员会会长徐元青,那次才艺大赛,陆家老夫人刘玉珍给我塞了二十万现金,叫我暗箱操作,给她的孙女陆梦瑶开后门……”

    “我叫李家富,八年前的才艺大赛评委,星艺公司的刘玉珍董事长给了我十万元,让我笔下留情,给陆梦瑶打高分。”

    刘玉珍全身僵硬,神色慌乱。

    “我的乖乖!我的三观简直了!”

    “这人怕不是穿越来的吧?都是孙女,叫大的放弃不塞,却替小的打点评委,一路保驾护航!”

    “我看司婉晴小姐很有必要去做一个亲子鉴定。”

    司婉晴暗自苦笑,做过的,匹配率显示长长的一串9,货真价实的陆家血脉!

    难怪呢,陆梦瑶那演奏水平并不是场上最拔尖的,却捧走了大赛唯一的特等奖,各种荣誉接踵而来!

    靠着甜美乖巧的长相,陆梦瑶接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支广告,为某著名卫生巾品牌拍了一段十秒的视频,风靡全国,迅速走红。

    什么“国民女儿”、“校园女神”的称号啦,陆梦瑶一时之间风头无二,原地出圈!

    刘玉珍甚是得意,自己的投资得到了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回报!心里更加认定陆梦瑶就是陆家的福星!

    司婉晴睫毛轻轻闪了闪,呵呵,就算当年顺利参加了比赛,最后注定也与大奖无缘。

    她冷漠地看着眼前的人,连冷笑都懒得笑了。

    刘玉珍脸色煞白,一张爬满皱纹的胖脸,非常难堪。

    “哎,你说收买指使林丰茂的人,会不会也是这个满脸横肉的老太婆呢?”

    “我觉得很有可能!”

    司婉晴听了,冷冽的视线突然看向刘玉珍,精致的眉眼闪过一抹深深的哀痛。

    虽然她已经对亲情完全绝望,不再心存幻想了,但如果真的是刘玉珍谋划指使的……

    刘玉珍重重地朝地上杵了一下手里的拐杖,厉声呵斥说话的人。

    “你们胡说八道什么,简直是无稽之谈!我是她奶奶,怎么可能那样做?”

    “怎么不可能?我看你就是非常可能!你一来,事情都没搞明白,你就红口白牙污蔑自己的孙女与男人那啥呢!”

    刘玉珍被对方的话噎的脸色青白变幻,僵在原地羞愤不已。

    一腔复杂的情绪在心头萦绕,她转头看向司婉晴,昏黄的眸子里饱含怨愤。

    “这一切又是你安排的,是不是?”

    司婉晴怒极反笑,她微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冷漠的视线缓缓落在刘玉珍身上,“我可没有打电话叫你来吧?你难道不是咎由自取吗?”

    声音冷漠得没有一丝温度。

    刘玉珍表情一滞,司婉晴再度开口仍旧是冷冷的语调,“今晚的一切,我会追究到底的。”

    微微一顿,又接着说道,“包括八年前的事,我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说着她冰冷的星眸一一扫过刘玉珍、陆明诚,黄依兰和陆梦瑶,嘴角一勾,

    “我今天把话撂这,你们对我做过的每一件事,施加在我身上的每一份伤害,我会百倍奉还!”

    她神色苍凉,眉宇间微微泛着倦意,但一双明亮的秋瞳冷冽如霜,像是要把人生生冻在原地一般。

    浑身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让在场的人心口发颤。

    司婉晴说完,转身走回了对面自己的房间里。

    有记者想要出言挽留,多问些什么,又生生顿住了。

    今晚的事,司婉晴就是彻头彻尾的受害者,她无辜地被人诬陷,被人强行拖进了事件的漩涡里。

    今晚是陷害,八年前的事也是陷害,好在今晚已经歪打正着通通昭雪冤屈,她能说什么?她有什么可说的?

    背负了八年的污名,还有处处恨不得把她摁进污水里的家人,个中滋味如何,冷暖心酸只有她自己一一尝遍。

    一众人无声地散去。

    长长的通道里只剩下了刘玉珍一行人。

    李源怔忪间缓缓回神,意识到陆梦瑶还抱着自己的臂膀,马上将手抽了出来,紧接着站离了她几步。

    陆梦瑶心脏一缩,泪盈于睫,“源哥哥,源哥哥,事情不是我做的,你相信我。”

    她柔弱无助地上前拉住李源的衣袖,苍白的小脸惊惶不已,惹人怜爱。

    李源慢慢侧脸,一双黑眸里满是失望和落寞。

    “相信你?好,那你告诉我,你怎么确定那个穿着墨绿色格纹西装,银灰色衬衫的影子就是林丰茂?”

    为什么本应在司婉晴房间里的林丰茂跑到了阿媚的床上?

    你说这是林可媚安排的,那她是怎么蠢到自己算计自己,然后神经错乱告诉你带人来捉奸的?

    为什么你的父母还有奶奶会知道婉晴和林丰茂厮混的消息,又恰到好处地赶来谴责婉晴?”

    李源的口气悲愤难当,“我一再说服自己,叫自己相信你,可你今晚简直了……我如何相信你?!”

    陆梦瑶的小脸愈发苍白起来,“不,不是这样的。源哥哥,你相信我,相信我呀!”

    李源掰开她的手指,“抱歉,我无法相信你!”说完,甩开陆梦瑶的手,转身大踏步离开了。

    陆梦瑶慌乱中急忙去追,结果脚下一歪,剧烈的疼痛让她一下子扑倒在地毯上。

    “源哥哥,源哥哥——”撕心裂肺的哭喊,她以为李源会停下,然后折回来一脸心疼地把她抱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