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驻村医生那些年 > 七十八、小离大别统统到,百姓挥泪念恩德

七十八、小离大别统统到,百姓挥泪念恩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https:///>肖瑶没有走多远,就像有意等着我去追她一样,她就躲在荆熙家的院子里,荆熙房间的窗子外面。

    当我走出去,来到院子里的时候,回头就看到了已经哭成泪人的肖瑶。

    我几步走过去肖瑶身边,还没开口说话,肖瑶抬起手在我没有反应的时候,就给了我两巴掌。

    我一时被她打的懵在了原地,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肖瑶打完我后,哭的声音更大了。

    边哭边说:“明辰,我这么爱你,你难道一点都体会不到吗?”

    “我刚才打你的疼痛你能体会到吗?如果你能感受到,那你知道吗,现在我的心就是那么痛?”肖瑶继续道。

    接着肖瑶继续哭诉道:“我知道刚才在饭桌上,是我豁出去了。我就想认崔阿姨当干妈。”

    “这样我觉得我就有了跟你那位荆熙抢你的资本了。我明知道那样不可为,但是我不管,我就是想要你,明辰,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我用手捂着被打疼的脸,眼睛盯着肖瑶。

    此时的肖瑶也同样盯着我看,含情脉脉地眼神,就像春水般流露着似水柔情。

    肖瑶继续哭诉道:“姜明辰,你给我记着,无论你心里有没有我,我都是爱你的。你难道一点体会不到吗?你说话啊,你说话!”

    我放下了捂着脸的双手,伸手把肖瑶搂入怀中,说道:“瑶瑶,对不起,我们不能相爱。我知道你的良苦用心,但是我的心里只有荆熙。咱们不要这样了,好吗?”

    肖瑶挣脱我的怀抱,抬起头来脉脉地看着我,说道:“姜明辰,你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我。”

    “你知道吗,我昨晚住在你那位荆熙的房间里,我感觉我就是她了,我还感觉你已经爱上我了。”

    “到头来,早上醒来,我还是一厢情愿,自欺欺人。姜明辰,你说,我有哪点比不过她?你说!”

    我没有理会肖瑶,而是拉起她的手后,说道:“走吧,咱们回屋吧。大家都等着你呢。”

    肖瑶再次挣脱我的手,说道:“我不回去。要回去你自己回吧。你不给我机会,我要离开这里了。从今天开始,你永远别想见到我了。”

    说完话,肖瑶独自跑出了荆熙的家。

    看着她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我却只能站在原地目送她的离去。

    肖瑶已经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突然我就像是被抽了筋一样,差点跌倒在地,幸好我扶住了旁边的窗台才不至于把自己摔伤。

    缓了一会,我爬起身来准备进屋的时候,抬头看到大家都从屋里出来了。

    崔乃雪几步向前,来到我面前问道:“姜医生,没事吧。肖瑶呢?”

    我指了指门口,说道:“肖瑶走了,可能回卫生院了,她说今天就回北京了。”

    崔乃雪听我说完,回过头跟李亮说道:“李亮,肖经理说今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我也要跟她一起走了。”

    李亮也几步跨到我这里说道:“姜明辰,你看看你,惹得肖经理伤心,让他们这么快就离开这里了。”

    我知道李亮这是在埋怨我。

    因为我跟肖瑶的事情,这么快把他跟崔乃雪分开。

    李亮肯定是舍不得。

    故而我对李亮说道:“亮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对。但是我确实不能接受肖瑶,不能,真的不能。”

    “因为我一直喜欢着荆熙,在我的心里只有荆熙。抱歉啊,亮哥,崔经理。”

    怎么说我跟李亮是多年的同学,埋怨过了,李亮也就没在说什么,而是拉着崔乃雪走到了离我们比较远的地方,不知说些什么去了。

    过了一会儿,崔乃雪过来招呼大家说:“崔阿姨,各位同学,今天我跟肖经理就走了。以后大家见面的机会肯定还很多。咱们后会有期吧。”

    说完后,崔乃雪就拉着李亮在前面出了门,朝着卫生院的方向走去了。

    小王跟小战同学看他们的都走了,就过来扶着我说道:“姜哥,走吧,咱们去送送他们吧。”

    告别了崔阿姨,我们一行人匆匆地追上了李亮跟崔乃雪,不一会儿,到了卫生院门口。

    不见踪影的肖瑶此刻不知躲在哪里。

    我也没有去刻意寻找她。

    只是崔乃雪可能给她打了个电话后,说道:“各位,我们走了。后会有期啊。”

    司机师傅就这么发动车辆,载着肖瑶离我而去了。

    他们走后,我的心空荡荡的。

    也不知是在怀念什么,还是在担忧什么,总之我提不起精神,只觉得天旋地转。

    等到车子消失不见了后,我撇下他们,独自跑到宿舍蒙着头躺在了床上。

    也许一切都结束了,也许才刚刚开始。

    胡乱中,我睡着了又醒,醒了又睡。

    不知过了多久,也没人过来找我。

    总归风平见波折,此后的几天我都提不起精神来。

    无精打采的我,除了把卫生院的正常工作做完之外,就整天猫在宿舍里。

    心事重重的我,其他人都躲得远远的,尤其李亮,可能是由于我把他们再次拆散了,而对我爱答不理的。

    合作确定后的第五天,崔乃雪打来电话。

    明确告知了我们,三明集团跟卫生院合作的事已经通过集团董事会决议了。

    正式确定下来了,并通过传真电报把老潘进修的入取通知书发过来了。

    这个喜讯稍稍给了我点动力,在日常的值班诊治病人的过程中,也有了笑容。

    枯燥平淡的值班生活,就这么一天天继续着。

    临近老潘快要去进修的日子了,老潘一刻不停地挨家挨户地去探望他的病人,交代一些事情,让他的患者放心。

    尤其那些年纪大的,让他们安心在家养老,有病抓紧时间去卫生院看,等他回来什么。

    老潘的心细可见一斑。

    这天,因为有些私人事情去往广州的贾医生终于在午饭后回来了。

    我们就像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着他回来。

    他可终于回来了。

    现在卫生院除了请假的老郝医生不在以外,其他的都回来了。

    贾医生一回来,老潘就马不停蹄地跟他交代跟集团合作的事宜,交代他走后卫生院的一些事务,交代老潘医生的患者让贾医生负责诊治等等。

    等到老潘走后,贾医生就是卫生院的院长了。

    我们大家都知道贾医生能力强,管理卫生院应该绰绰有余。

    但是他也是第一次在没有老潘主心骨的支持下经手工作,可能也会有点不托底。

    老潘再三跟他强调有我们四个协助他,让他不要害怕。

    几天后,交代完了老潘认为应该交代的事务,他就要背起行囊,准备出发前往重庆进修咯。

    五月底的东北,山上绿绿葱葱,忙碌完的老百姓,家家户户都开始翻地种园子了。

    今天,就是老潘第一次长时间离开弥陀乡卫生院的日子了。

    我们大家早早地起床给老潘收拾着行李,崔阿姨也早早地把饺子包好了,就等着老潘起床后下锅了。

    大家不约而同地替老潘忙活着,我给他准备了一条好烟,塞到他的行李箱里。

    他们给老潘准备的什么,具体我没太在意,只是觉得大家都或多或少地为老潘做着什么。

    六点半刚过,老潘叼着烟卷端着盆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了。

    他看到大家齐刷刷地站在大厅里,脚步停顿了一下后。

    然后他走到我们面前说道:“你们这是做啥啊?怎么这么隆重?我不就是去进个修嘛,又不是不回来了。用得着这么严肃隆重吗?快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吧。”

    说着老潘就像撵小鸡似的,摆手让我们散了。

    而我们大家都没有听从老潘的指挥,还是站在原地不动。

    老潘看实在拿我们没办法,就不在管我们,独自走到卫生间洗漱去了。

    崔阿姨准备了丰盛的早餐,除了她跟贾姑娘,刘家妹妹包的饺子以外,还炒了六个菜,给老潘把荆老师的好酒也拿过来了。

    饭点,老潘来到桌子旁边看到这么丰盛的早餐,就说道:“你们这至于嘛。哎,太让大家破费了。我承受不起啊。”

    崔阿姨说道:“潘医生,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就不要推脱了。今天你离开这里,得半年以后才能再回来了。今天大家好好为你送送行。半年不见,我想我们大家都会想你的。”

    说着崔阿姨端起来一杯酒交到老潘手中,而平时没见过喝酒的崔阿姨,此时自己也倒满了一杯,招呼我们端起酒杯跟老潘碰杯。

    酒逢知己千杯少,至亲别离话不多。

    饭桌上,大家的心情应该都是压抑的。

    本来有人去进修是好事,但是现在走的是整个卫生院甚至整个弥陀乡患者的主心骨,大家心里都不好受。

    匆匆几杯酒下肚,老潘收起了酒杯不喝了,大口吃着饺子。

    不一会儿老潘跟大家说吃饱了,转过身去走到了放行李的地方,背起了背包,准备出发了。

    我们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吃饭,几步跑过去把老潘背上的背包取了下来,地上的行李捡起来,簇拥着老潘准备出门。

    **的老百姓是最讲人情的,哪怕你给他一份的温暖,他都会用十份的火热报答你。

    我们不走出卫生院还好,一走出门口,就看到卫生院外面被前来送老潘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

    密密麻麻的人群,大多数是中老年人,基本每个人都是老潘的患者。

    大家手里或多或少地都拿着东西,有鸡蛋,有松子,有水果,甚至有的手里还拿着钱。

    这些人并没有大声喧哗,人声鼎沸,而是站在原地默默地注视着老潘,注视着他们的主心骨。

    老潘站在台阶上,看到这个场景,一时没有动弹。

    等我回过头去看向老潘的时候,他已经哭了。

    一个快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哭了。

    老潘泪眼婆娑地朝着大家说道:“各位叔叔阿姨,你们怎么都来了啊。不是跟你们说了嘛,我只是去进修一段时间,还会回来的。请大家放心在家,安心养老,等我回来。”

    还没等老潘说完话,从人群中颤颤巍巍地走出来一个老头。

    我一看不是别人,而是老董,此刻他正被王老四大叔扶着。

    老董走上台阶,对着老潘说道:“潘医生,我再好好瞅瞅你。我怕你这一走,再回来我就不在了。”

    老潘快步走下台阶,来到老董及众人的面前。

    还没说话呢,所有人都纷纷把自己手里拿的家里的好东西往老潘手里塞。

    老潘左边推辞一会,右边又塞来了东西。

    他左右为难地推脱着老百姓的物品,大声说道:“我潘志强谢谢大家了。”

    “这些东西我真的不要,你们都拿回去吧。我谢谢大家了。”

    说着话,老潘给大家鞠了一躬,我们几个也跟着老潘给各位爷爷奶奶鞠躬。

    此时的人群,已经乱了起来,前面的把东西放在老潘面前往后退,后面的使劲往前挤给老潘送东西。

    我们几个一看,如果这样子,会出事的,就放下东西主动去给老潘维持秩序了。

    老潘还在哭着推脱大家的礼品,但是所有的人都不听。

    直到有个熟悉的身影的到来,刚才骚乱的人群才安静了下来。

    那这个人是谁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