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在天香阁庖解妖兽那些年 > 第4章妖兽错置

第4章妖兽错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感受过身体的变化之后,陆十一才注意到周围。

    他现在正被一大滩焦黄,且有些发黑的泥状物所包围。

    光是看着都有点儿恶心,要是换个胃浅的,恐怕会大哕三斤。

    “难道这是体内排出的杂质?

    “但也不至于这么多吧。”

    庖解房中有秤。

    陆十一随手抓了一小坨泥状物,上上称。

    再根据所有泥状物的大概体积,他推算这些泥状物差不多和他的体重持平。

    接着,他又来到刀架旁边,抽出两把通明锃亮的大个剔骨刀,一前一后反射观看。

    后背上的三道鞭痕完全消失。

    看来他原来的身躯,全被定义为糟粕,弃了。

    可谓是长江后两推前浪,一代新肉换旧身。

    陆十一眼眸微动,“不愧是天胎丹!”

    此时申时已过半,和脑海中天胎丹的说明差不多,肉身再造效率还挺高,只用了两个多时辰。

    距离上交时限酉时,还有一段时间。

    由于庖解的妖兽肉并不是当天即用,因而在酉时之内,将元宝猪肉交到相应的厨房就行。

    于是陆十一不慌不忙,将他身上掉下来的焦黄泥冲洗干净。

    并把庖解房好好清扫了一遍之后,他才按照要求,将元宝猪肉送到了庖烹院的黄级八十七号厨。

    交完任务,已近戌时。

    由于戌时是晚饭时间,陆十一直接来到食堂。

    虽然身体刚经过改造,陆十一毫无饥饿感。

    但这庖解院每日只有晚上一餐,他觉得还是吃一点为好。

    庖解院的食堂不分级别,各个等级的庖解师都可来食。

    只不过玄级以上的庖解师,每隔一段时间,是允许回家探亲的。

    且据传,地级以上的庖解师,更有上佳待遇,一般不来集体食堂。

    另外,黄级庖解师的人数规模最为庞大。

    所以,在这里干饭的,大都是几乎没有人身自由的黄级庖解师。

    一进食堂,陆十一就发现,大多数人都在谈论之前的天地异象。

    也有一些人在谈论,这两天谁谁谁被妖气侵蚀发作,又挂了好几个,等等。

    其中就有才来这里不到半年,和他今日一个班次的王木生。

    其他几个他没听说过,也没啥感触,倒是同组的王木生却见过几次。

    听到王木生的死讯,他不禁唏嘘,胖乎乎的王木生,居然也栽在了最初级的元宝猪身上。

    此外,还有个别人,正用异样的眼光,上下打量着他。

    不过他并未理会,而是打了饭,随便找一个位置坐下。

    和他隔了好几张桌之外的两人,正在窃窃私语,而且时不时的还瞟了瞟他。

    在天胎丹的改造后,陆十一不仅十二正经贯通,真气自生,肉身力量大大增强,连五感也提升许多。

    隔那么老远的两人私语,他一字不落的都听在耳中。

    “没想到这新来的陆十一还真是命大。”

    “此话怎讲?”

    “听说他前天第一次庖解,元宝猪给他放成了金尾元宝猪。”

    “不是吧,金尾元宝猪可是达到地级才会安排的!”

    “不错。”

    “虽说金尾元宝猪是元宝猪修行而来,长得颇为相像,只有尾巴上的一点点区别,但庖解院也不至于放错妖兽吧,他们怎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这谁知道,之前又不是没出现过这情况,反正不是工作失误,就是故意为之。”

    “若你说的是真的,这陆十一还真是命大,上来就庖解高两级的妖兽,现在还能坐在这儿吃饭,厉害!”

    听着两人的对话,陆十一心中恍然。

    怪不得第一次连那头猪的皮都没刺破,而且两头猪的反应也完全不同。

    原来他们根本不是同一级别的妖兽。

    陆十一仔细回忆,第一次那头猪的尾巴上,确实不是元宝花纹,而是金色条状花纹。

    果然是搞错了。

    只是……

    工作失误还是人有意而为?

    要说工作失误,有可能,毕竟两头猪不仔细观察,还真不好区分。

    但是庖解院就是干这个的,而且明知道元宝猪和金尾元宝猪相似,更应该谨慎分别的,怎可能搞错,除非是当事人喝多了。

    所以,陆十一认为,还是人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只是前身以往经常打抱不平,得罪的人还真不少,可谓京城各处有仇家。

    但基本上也不是什么生死仇敌,大都是想干他一顿那种,还不至于夺命。

    最有可能报复要他命的,还是那个宋官宝。

    不过,就算宋家有钱势大,但也只是商人,手还不至于伸到这天香阁。

    其他的仇家就更不可能了,最厉害的,估计跟宋家提鞋都赶不上。

    回忆思索了半晌,陆十一也没得出个子丑寅卯来,只能暂时作罢。

    然后,他继续听那两人对话。

    “听说这陆十一,还是自愿报名而来。”

    “他还真是找死,每次庖解院招人,哪个不是躲得远远的。”

    “对呀,要不是我家没钱、没关系,也不至于抽签抽中,被迫前来服役。

    “咱们哪个不是被迫的?不过也正常,哪一年没几个二愣子。

    “他们只看到那极个别走出庖解院,成为人上人的,却看不到那九成九都不止的死人。

    “我感觉,只要脑子没毛病,都不会往这庖解院挤。”

    “我倒是觉得,他们是自信过头了,毕竟偶尔还是有人熬到最后的。”

    “你也不看看,这些年能熬出庖解院的才有几个。

    “而且就算熬出来,被衙门或者天香宗选中,也限于资质,还是只能干苦累的勾当,甚至有的还会被派出去当炮灰。

    “你以为谁都像唐阁主那样,当年也是从底层干起的庖解师,如今却成为了一方巨擘。”

    “确实,这几百年来,如唐阁主那般存在,也仅仅出了他一个而已。

    “唉!人就是这样,认不清自身定位的,也不在少数。”

    陆十一利用过人的听力,四处听了一会儿,对庖解院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饭罢,陆十一起身,正准备去送碗,一个长得颇为雄壮的男人,挡在了他的身前。

    雄壮男人,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他连续两次准备绕过,却都被对方给拦下。

    就在他快要不耐烦,开怼的时候,对面的那个雄壮男人,竟然跪了。

    对方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一拜。

    “恩公在上,请受在下一拜。”

    对此,陆十一有点懵逼。

    他将之扶起,“请问,你是……”

    对方连忙答道:“恩公,你忘了吗,五年前城门口,你给了我十个烧饼,你可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啊。”

    陆十一稍微回忆了一下,对上了眼前的面孔。

    五年前,他在城门处闲逛,见到有一家逃荒的,饿的不行了,他就买了十个烧饼,给了他们。

    而眼前的这人,正是他们家的大儿子,当时还专门给陆十一留了名,印象中似乎是姓陈名皮。

    不过,当时陆十一撂下烧饼就走,并没给对方留下任何讯息。

    然后,陆十一询问道:“难道你是陈皮,陈大哥?”

    陈皮顿时笑了,“没想到恩公还记得在下名姓,不错,我就是陈皮。

    “当年你走的匆忙,也没留下姓名,我找了你近一年,也没有找到。

    “到后来,抽签运背,被分配到庖解院服役,就没法再找你了。

    “我刚听许多人都在谈论陆十一,于是好奇过来看看。

    “没成想,原来恩公就是陆十一啊,哈哈,真是太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