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在天香阁庖解妖兽那些年 > 第13章:默默吃瓜

第13章:默默吃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十一盘膝坐下,和另外几个盘坐调息的工友一样。

    光靠眼观,根本看不出他们有任何区别。

    陆十一在运转功法的同时,五感皆通,周围的动静完全知晓。

    他听到刘山几个,正在聊今日到天香苑的所见所闻。

    在京城,天香苑的消息是最为灵通,毕竟各路达官贵人经常光顾。

    各种莺莺燕燕也都妙口生花,很容易就能套出来不少各路消息。

    陆十一坐在边上,修行之中也乐得吃个暗瓜。

    “刘哥,今日我在天香苑里听说,由于前段时间的天地异象,京城好多家的新生婴儿被盗。”

    “何止是被盗,听说被杀的也不少。”

    “就是就是,我还听说,连出生好几天,甚至是都已经满月的婴儿,都有被偷的。”

    陆十一吃着瓜,暗自心惊:原来自己不经意搞出的异象,一下子害了那么多的家庭。

    不过陆十一只是感叹,并没有自责。

    这种事又不是他故意的,而且如今这世道就是如此,能有啥办法。

    他接着听。

    “你们这消息算啥,当今皇后都被废了,你们知道吗?”

    “什么?皇后被废!为啥?”

    “咳咳。”那人轻咳两声,便开始长篇大论的解释起来。

    “这说起来,也和上次的天地异象有关。

    “据说异象突生当天,春香郡君临产。

    “皇上看到异象后,忽然想到春香郡君近期要生。

    “于是皇上立刻摆驾春香居。

    “听说,皇上并不是太喜欢春香郡君。

    “也就春香郡君刚入宫的时候,按照大景国的礼节,皇上仅与之同眠过一次。

    “之后就冷落在那里,没再去宠幸过。

    “要不是这回突生异象,通过新生儿的联想,皇上根本就想不起她。

    “不过这春香郡君倒也争气,皇上一到春香居,就见春香郡君刚生了个皇子。

    “看到皇子之后,皇上大喜。

    “特别是用宝物查探修行资质,发现小皇子竟是罕见的无淤之体后,皇上更是喜不自胜。

    “然而,就在皇上大喜的时候,随身的侍卫暗探,竟然发现有人正准备暗害小皇子。

    “听到禀报,皇上立马就怒了,命人彻查此事,并亲自督办。

    “皇上无比重视的案子,自然是很快就破了。

    “原来给小皇子下毒手的,竟然是当今的皇后。

    “并且还查出,前些年里,皇后已经暗害了不止一个皇子。

    “由于皇后多年无出,只要她感到有一点威胁的皇子出生,她都会想办法去暗害。

    “只不过之前的皇子,并不像小皇子这样伴随异象而生,更不是无淤之体。

    “所以之前查案,基本上都是不了了之,也没有查到皇后那里。

    “这事确定是皇后所做之后,皇上念在之前的情分上,只是废掉了皇后。

    “然后,传言春香郡君被皇上封为宸妃。

    “这要是真的,那春香郡君可谓是一飞冲天,从第七等妃嫔,一下子冲到了第一等。

    “要不是原来春香郡君品级过低,说不定皇上能直接封她皇后。”

    旁边的几人立马感叹:“这就是传说中母凭子贵啊!”

    “当然啦,小皇子那可是无淤之体呀,据说这种体质,只要正常修炼,至少是半圣的存在。

    “像皇室那么丰厚的资源,小皇子将来很大概率能够修成圣者。

    “所以,现在大家都在猜测,前段时间的天地异象,就是春香郡君生的小皇子带来的。”

    “什么猜测?差不多板上钉钉了。我哥是地级的庖解师,他今日到皇宫御膳房送肉材,听说这件事基本上确定了。

    “还有,春香郡君被封宸妃的事,皇上已经下旨了,以后可别再说春香郡君了,在咱们这里还好,要是让外人听到,说不定治你个大不敬之罪,头给你砍了。”

    听到这里,陆十一心中微动,感觉有些好笑。

    这小皇子是要替自己背锅的节奏呀……

    暗暗吃了一会儿瓜之后,没啥有用的消息。

    陆十一开始专心修炼。

    可是修炼到子时,月脉依旧没有被磨开。

    修炼已接近三天,耗时已接近开星脉的两倍了。

    他有点怀疑,开启隐脉的难度是不是成倍增加的。

    次日,走在去点卯的路上。

    路过的有些工友,看陆十一的眼神都有了些许变化。

    似乎带着一种敬佩的神情。

    搞得陆十一有点儿迷茫。

    这是谁又传他啥话了?

    来到点卯区后,管事们都还没来。

    各组的工友们全都在窃窃私语。

    陆十一利用他超过常人的耳力,大概听了一会儿。

    还真有不少在讨论他的。

    结合几个人的对话之后,陆十一恍然。

    原来是昨日陈皮在回寝舍的路上,见到一群人正在哈哈大笑。

    原来这些人不为别的,全都在嘲笑陆十一,只因他申请全年无休,嘲笑他是个傻子。

    而路过的陈皮,在听了许多诋毁陆十一的难听话后,实在忍不了,直接对他们这些人道:

    “你们知道什么!十一兄弟这么做,还不是想给大家分摊些危险,希望后续能少来几个服役的?

    “他只不过是希望,通过他的一点努力,救下一些像我们这样的可怜人罢了,哪怕是只能救下一个。

    “十一兄弟他舍己为人,而你们却在这里诋毁他,你们的良心都去哪了!”

    这群正在嘲笑陆十一的人,在听了陈皮的话后,顿时哑口无言,全都羞愧的紧。

    无不在心中赞叹陆十一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由于这群人中大嘴巴不少,陈皮的话,没多久就传开了,不少人对陆十一是刮目相看,心生敬佩。

    在得知这些之后,陆十一有些无语。

    怪不得陈皮这家伙,昨日原因都不问,原来在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自己放弃休沐的道理。

    特么的自己有这么伟大吗?

    而他们六组的旁边,就是四人众成员吉列和曹正兴所在的七组,距离并不算远。

    以陆十一的耳力,这两人的对话,他也听在耳中。

    曹正兴感叹道:“看来是我误会陆十一了,本以为他只是想出出风头,没想到他竟然是为了让他人能少受点苦,真是惭愧。”

    “不!”吉列反驳道,“我还是认为他申请每日庖解,没有那么简单,我猜测他想多庖解妖兽,会不会对他有些好处?”

    吉列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一会儿点点头,一会儿又摇摇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