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越象人伦 > 第二章:盯上冯秋漠

第二章:盯上冯秋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章:盯上冯秋漠

    (一):怒波鬼母

    越龙教教主冯怒波,人称“怒波鬼母”,没有丈夫竟有一女,名字冯秋漠。二十一岁,真正生得是沉鱼落雁之貌,清颜冷眉,落落大方。

    但不知为何怒波仙子不授其武功,舞文弄墨、琴棋书画倒是样样精通,小小年纪,“诗意仙子”佳名远扬。

    冯怒波行事怪异是出了名的,冯秋漠也是不同于正常同龄人。传闻此女惯于秉烛夜读,三更鸡鸣灵感倍增时奋笔疾书,五更过后小憩,清晨入梦,正午方起。

    月黑风高之夜,一条黑影明目张胆出现在越龙教大门口,电光火石间杀死了四个门卫,一路飞窜,直奔最里面的“墨香阁”!那是大小姐冯秋漠的书房!而此时此刻,正值冯秋漠独自一人看书写字之时。

    所幸怒波鬼母的越龙教,手下三、四护法灵孤、玉姩也不是吃素的,双双从楼上纵身跃下。一番打斗,硬是以卓绝的“灵姩剑术”生生逼退了不速之客。

    (二):诗意仙子

    “玉姑,灵姑,怎么回事?”

    冯秋漠听见声响,推门出来,“唰唰”两声,二人飞身大小姐面前,说区区毛贼,不足挂齿。

    作为一教之主的女儿,冯秋漠虽不习武,可打打杀杀之事司空见惯,倒也不觉此事有多奇怪。

    但是被打扰了这么一阵子,等二位护法各自上楼,冯秋漠再写已是笔落无言。

    猛然想起三天前,出去三里外的湖边走走,一直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转身又什么人也没看见。

    难道,今晚来到自己窗外的黑影跟那天的事情有关吗?会不会就是那个每隔几天就奸杀一名女子的淫贼呢?越想越没了心思再看书写字,有些担心起自己的安危来。

    其实,来人夜袭越龙教,分分钟放倒四个武功不弱的门卫,惊动楼上两大护法出手,此事非同小可。

    灵姑和玉姩也不过是不想惊了大小姐,才说区区毛贼一个,实则内心暗暗大惊。苦于鬼母行走江湖,一年半载不在教中极为平常,实属没法秉报,看来,振堂护教,得多加小心了。

    (三):我的姨父是武林盟主

    没过几天,冯秋漠出门为下个月要做寿的姨父买礼物。乔连宗乃当今天下武林至尊,当盟主近二十年,自然德高望重,下月十七福德圆满六旬,特邀天下各大门派掌门执教,带领属下普天同庆。

    不知为何,冯秋漠打小就感觉大姨冯碧波不是很亲,但姨父却是十分疼爱自己。就拿去年生圆二十的礼物来说,鬼母为女儿送的活玉砚台价值连城,姨父直接在越龙教后山秘密建成一座“慧心阁”相赠!说是砚台配才女,才女配慧心阁。

    乔盟主膝下一女一男,大小姐乔冰十四岁时无故失踪,当时轰动天下,乔连宗曾动用一切武力财力搜寻中原每一寸土地,至今仍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痛失爱女十余年,乔盟主并把父爱如山转移到没有父亲的冯秋漠身上。乔公子乔聪也待表妹如亲血手足,乔氏待亲如亲这事早在江湖传为佳话。

    非常时期,越龙教大护法王俊山派出其最得力的弟子孙超,带六个武艺高强的随从为冯秋漠外出保驾护航。

    整个下午如平常一样没事,也不足为奇,冯秋漠何许人也,那可是“怒波手”鬼母之女!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冯修冯老毒物可是她外公!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光天化日之下辣手摧花。

    (四):未婚先孕

    越龙教本乃冯修壮年时所创,预备是要赠予冯怒波当嫁妆的,只可惜女儿二十四岁之时未婚先孕!

    冯修大怒,囚禁、捆绑、殴打,冯怒波硬是咬牙挺过,打死也不说出造孽之人是谁。

    孩子生下来冯怒波就被父亲赶出家门,不知所踪几年,直到母亲病逝,二小姐才带着四岁的女儿重出,前来披麻戴孝。

    冯秋漠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可爱极了,在母亲的教说下,怯生生喊了声“外公”!冯修多年的心结立马融化,当即认下了她们母女。

    由于冯怒波三十好几仍未打算嫁人,冯修提前下位,住在冯氏老府。三年前闭关修练而出时,正好赶上外孙女冯秋漠生日,差人牵来一匹上好的马,事后出游外界,至今不知身在何方。

    (五):诗意仙子失踪

    没想到冯秋漠平安出门的第二天,慧心阁的门卫和她的贴身丫鬟被杀,死时的样子跟那晚越龙教门下的几个人一模一样!不是被扭断了脖子,就是被匕首割断了喉管,冯秋漠当晚失踪。

    通往慧心阁的路,从越龙教最里面鬼母圣地右侧,沿二十九级石阶而上是唯一途径。

    也就是说,慧心阁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要从其它方向上去几乎不可能,到底是什么人,身怀绝技上去把冯大小姐给掳走的呢?

    (六):极乐宫

    二十几年的荒山野岭地,不知何时赫然出现一座宫殿!黑如棺材板的两扇木门天天紧闭,上面“极乐宫”三个灰色小字,怪异地镶嵌在黑色匾中,不走近细看很难看得出来。

    地方不大,却是处处透着诡秘,冯秋漠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黑色窗帘,白色的被褥,让人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一中年妇人端了菜饭进来,小心翼翼放在桌上,一句话没跟冯秋漠说,拾掇起水壶水杯,转身欲走。

    “大娘,这是什么地方?”

    妇人跟没听见一样走了出去。

    冯秋漠忽然想起,有个丑八怪杀死了慧心阁所有人……

    她一轱辘爬起,没穿鞋就朝门外跑去,可是外面道的尽头有道,房间里面是房间!兜兜转转不一会儿又回到了原地,根本就没法找到出口。

    她抓住一个跟刚才送饭那个一样穿着的女人,使劲摇晃她的肩膀。

    “告诉我这是在哪里,你们要干什么?”

    下一秒她便再也说不出话,因为她惊恐地发现,那个女人被割了舌头!她发了疯地找看院子里所有老妈子和丫鬟,十几个人全都没有舌头!

    这时候,那张她看了一眼就被吓晕了过去的脸出现了!声音很怪异,跟病猫哼哼似地对她说:

    “我的女人,我舍不得杀死你,我要抱抱玩。”

    那么大的一张嘴,说话时嘴唇几乎丝毫未动,就像声音是从肚子里传出来的一样,冯秋漠顿感浑身一阵鸡皮疙瘩。

    “丑八怪!你最好放我回去,否则越龙教不会放过你的!”

    “什么教都与我无关,我只知道你是我的。”

    那怪物说着就把冯秋漠拦腰扛起,送回那个菜饭已摆凉了的房间。

    刚才进来的妇人又端来同样的菜饭,把凉了的换走。

    冯秋漠不吃,妇人就一直换,四五次过后,她只好拿起了筷子。好在那怪物看见他要吃饭了就识趣地走了,秋漠也不想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反正吃饱了才能想办法逃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