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越象人伦 > 第三章:乔氏老三

第三章:乔氏老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三章:乔氏老三

    (一):吃完再跟你说

    秦怀硕练功五个时辰,大汗淋漓,落坐师父就摆上了可口的晚餐。

    “先吃吧,该饿了哦!”

    老爷子自个儿把小乔记哄睡着了,才提了一壶酒出来,又撕下一只烤得金黄的兔子腿,给秦怀硕放到碗上。

    “师父,您这是有什么事吧?”

    秦怀硕边吃边被噎得口齿不清地问道。

    “吃完再跟你说”。

    (二):只有死了才不传染

    二十三年前,秦怀硕的爷爷秦明成和乔三银是世交,秦明成立家颇早,四十八九已有孙子可抱,就是那时刚出生八个月的秦怀硕。

    而乔三银二十岁时,公然跟庞大的家族叫板!称不喜欢世家的宽宽条条,也看不惯乔家老小各种作风,毅然净身出户,一个人过清苦日子。

    娶妻不久,上山打柴回来,身怀六甲的妻子被人害死!一尸两命中的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毒,中了此毒的人只要还有呼吸,毒素就会飞速传染三尺以内的人或动物。

    那天,乔三银家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自称过路,口渴了讨瓢水喝,坐了不一会儿,又借故还要赶路,起身走了。

    人刚一离开,乔三银的妻子喉咙就针刺一样疼!随即刺痛如虫钻心,直戳五脏六腑,人不由自主想窜腾,笨拙的身体不听大脑使唤。

    想喊话也喊不出来了,她苦苦忍受着痛苦,捂着肚子焦急盼望丈夫赶快回家。

    身中此毒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乔三银的妻子恐怖万分地发现,身旁的母鸡、狗崽、小猫全都跟自己一样扭曲着身子上下窜腾!

    呼吸夺命散!

    她绝望地握紧菜刀,急忙割断了自己的动脉!

    等乔三银回去,整个家里早已没有了任何呼吸。

    为报此仇,乔三银在自家院子里火葬了妻儿,孤影携剑,当天夜里就踏月离开乔家寨。

    (三):武林盟主的小叔

    乔三银就是当今武林盟主乔连宗的小叔!家破人亡后,曾独自压抑丧家之痛,暗地里监察了百年以来权势最大的乔氏家族圈。

    二哥乔二金、大姐乔如玉两家人均未露出丝毫破绽,几年未果。但誓死不会放弃报仇,故远走西埠边界的制毒之乡巴萨河尾,一点一滴探寻蛛丝马迹。

    乔三银在河尾定居下来,有一天出门授猎,当他扛着猎到的一只麂子,路过一老者家门口。看见老俩口子在喂鸽子,此时正好一只公鸽从远处飞回来,脚上绑着一卷纸条。

    不问不知道,一问才听说这只信鸽灵性过人,能传书千里不误事,特别乔三银的故乡都已曾有过两三个来回。。乔三银心想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值得挂牵,好说歹说以一整条麂子肉换下了那只信鸽。

    回家跟鸽子精心培养了几天感情,乔三银给远与乔家峰相连的秦岗箐秦明成飞鸽传书:兄还活着,望有事相通。

    书信送出一个月,秦明成能不能收到乔三银也没多大把握,依然我行我素练功、打猎、劈柴做饭。

    忽然,“嗤嗤”两声,那只鸽子飞回来了,亲亲热热落在乔三银的肩膀上,接着,又一只,它竟带回来一只母鸽!

    母鸽脚上有纸条!秦明成回道:兄吉万事吉,弟甚念!双鸽飞书,生生世世!

    可是仅第二封书信,乔三银收到的竟是秦明成求救的消息:秦家大难!

    (四):你的父母是我杀死的

    夜深人静,乔三银和秦怀硕师徒俩守着熟睡的小乔记,几盅酒下肚,过往说不尽道不完。

    “歇着吧,师父,咱明天接着说。”

    秦怀硕看着师父累了,心疼劝道。

    “不,师父老了,也不知,这哪一天意外就会来临,还有一件大事我得给你交代”

    “为师母报仇,硕儿万死不辞!”

    “还有,那杀死小弟父母的淫贼,硕儿也至死不会放过!”

    忽然,乔三银放下已经被倒干了的酒壶,说出来一句话,让秦怀硕顿时全身血液凝固!马上又翻江倒海,直充脑门!

    “硕儿,你的父母是我亲手杀死的。”

    “为什么?师父,如果您老人家不是跟我开玩笑……”

    “请把话说完,让我听完。师父!”

    秦怀硕不愧是得了乔三银真传的人,人品素质,气场都不是一般人能与之相比。这种情况下,眼泪被压抑成血丝,语气虽颤抖,每个字依然保存高质量的涵养!

    “因为,他们中了“呼吸夺命散!”

    (五):还有一件事情暂时不能说

    当年飞鸽传书毕竟费时,乔三银马不停蹄赶回秦岗箐时,秦明成的家宅已是一片废墟!

    乌鸦群舞,苍蝇蛆虫泛滥!乔三银从一块门板下拖出秦明成的尸体,从他手里拿出一团被血浸透了的纸团。

    上面除了貌似一个“乔”字的下半部分,什么也看不清了。

    万分沉痛之余,没找到秦明成之子秦靖,就是秦怀硕的父亲,当时乔三银远在他乡数年,并不知秦靖已娶妻生子。

    直到埋完了秦家上下老小,乔三银才有时间找寻秦靖,记得年轻时秦明成曾带他上过一片白桦林,听说那是他们秦家的“迷宫”,外人误入的话,没有秦家人带着根本走不出来。

    秦靖果然藏在白桦林!八个月大的秦怀硕第一次回外公外婆家,母子二人便在娘家住了些时日。那天秦靖接妻儿回家,父亲已被杀死了,不得已携妻带儿逃上白桦林。

    可是乔三银还是来迟了,烟雾缭绕的白桦林里,先找到的是一个用布匹捆绑在树上的婴儿!小男孩儿脸儿被憋得红通通的,但不算很遭罪,因为绑他的人是把树当作爹娘的背。他没哭,或许哭累了,“妈妈呀呀”的抱怨着些什么。

    还没来得及把孩子放下来,前面传出了凌乱的脚步声,乔三银望了望四周,一丈开外有棵大树枝叶茂密,纵身一跃藏了起来。

    出现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乔三银只看了一眼男的,跟秦明成长得一模一样,肯定就是兄弟的儿子了。

    刚要下来相认,却发现二人都是用手紧紧捂着脖子,看着树上背着的孩子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还不断地往上跳,眼看离他们的孩子只剩五尺之遥!

    乔三银“唰唰”发出飞刀,两人双双倒下,乔三银大声喊道:

    “秦靖侄儿,你们夫妻俩中了呼吸夺命散!不能活着靠近孩子。”

    “安心去吧,乔伯伯会把孩子抚养大的。放心,我会教他武功,为秦家报仇雪恨!”

    秦靖夫妇相视一望,各尽全力伸出一只手,紧紧握在一起,看着乔三银的方向,安然死去。

    给秦怀硕讲完他的身世,乔三银似乎一下子老了一截,颤巍巍站起身,把乔记抱起往里放,给自己腾了个位躺下,闭上眼。

    “睡吧硕儿,有件事情师父暂时还不能告诉你,别问为什么。”

    乔三银没说的,就是那张从秦靖爷爷手里掰出来的纸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