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越象人伦 > 第四章:第二个畸形人

第四章:第二个畸形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四章:第二个畸形人

    (一):冯秋漠交了个好朋友

    冯秋漠在极乐宫三四天没找到任何出口或机关,但是她交到了一个让她眼睛一亮的“好朋友。”

    那天她还以为那个靠着厕所墙的人,是劫持自己的丑八怪替了光头,他跟丑八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这个人没有一根头发和眉毛!

    正面见过丑八怪面目的人,唯有冯秋漠还活着,继而遇到了这里全部被割了舌头的佣人,再由第二个怪物的出现,这位越龙教不会武功的大小姐,至此已经被迫习惯了这种惊吓。

    第二个丑八怪在厕所边玩小孩子的马车,自言自语,不时哈哈大笑,冯秋漠心想:

    这不就是个脑残加精神病吗?

    不过第二天,她就惊喜地在这个脑残身上捕捉到了逃出去的几率!这是这里除了第一个丑八怪以外,唯一会说话的人。

    冯秋漠坐下来帮他把小木马车扶正后,照准两根大一些的木头排成的轨道,“唰”的一声飙出去,马车飙出了好远,飙完了轨道还往前跑了一截才停下来。

    脑残高兴坏了,起身拉起冯秋漠去把马车拿回来,两个人飙过来,飙过去地玩。

    正敷衍着跟脑残玩着,冯秋漠眼角的余光瞄到那个劫持自己的丑八怪路过,她指着那个人的背影问脑残:

    “他是你的哥哥吗?”

    “还是你的弟弟呢?”

    此时的脑残已经把冯秋漠当成最好的朋友了,尽管他说话十分不利索,但勉强能表达清楚想说的话,声音也没有那个丑八怪令人作呕。

    冯秋漠从脑残那里得知,丑八怪的名字叫雷火,是脑残的哥哥,脑残还说他叫木头,娘最漂亮,妹妹也漂亮。

    冯秋漠问她娘和妹妹在哪里,这时木头的大脑短路了,语言出现了障碍,一个劲地摇头。

    “娘,娘…娘……”

    “娘”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并且一下子木头就忘了他和秋漠刚才说的什么,忽然把不是“车”的玩具使劲往马车轨道上飙。

    可怜那个竹子做成的小四脚板凳,因为没有轮子,“噼里啪啦”四散而开,被摔至七断八截。有的躺在轨道内,有的甩出外面弹得老高,冯秋漠不敢再问下去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看来,逃出去的希望还是不能全寄托在这个木头上,还得想想别的办法。

    (二):外面再没有女人被害

    雷火天天在家,每一天的中午饭过后都会来恶心冯秋漠一次,总是一眼不眨盯着她的脸说:

    “你别穿衣服,我也别穿,咱俩抱紧玩儿……”

    “你别穿衣服,我也别穿……”

    每每冯秋漠竖起浑身的刺厉声骂他,他又像瘪了的茄子一样,没敢进一步造次,一个千般不舍的转身,悻悻离去。

    自从越龙教大小姐冯秋漠失踪,人们再没听闻何处少女少妇被惨害,尽管如此,失踪的是怒波鬼母之女,这事非同小可。

    武林盟主乔连宗本是江湖之事当成家事的大善人,何况这被劫持的,可是乔盟主视若己出的妻妹之女诗意仙子冯秋漠!

    这誓把整个江湖掘地三尺的人马,自然是有乔家派出的精英队;越龙教四大护法、十六天魔两大群人马组成。

    乔氏精英队,上下共有四百八十名身强力壮的习武精英组成,其中,普通巡逻队二百多人,下设骑队、护卫队;特精队一百多号人中,更是不乏武功卓绝的高手在内!

    总而言之,乔氏都头、都慰随便一职,身份地位,功夫高深的境界,天下各大门派掌门执教都难以伦比。

    越龙教四大护法更是侠肝义胆之人,行事作风正派,“兄妹阵法”、威震江湖;十六天魔则名副其实,黑白相占,一时劫富济贫、一时却又是非不管,随心所欲纵横四海。

    人们不知道的是,还有许许多多武林正义之士也参与进来,要知道,谁要是立了解救诗意仙子的功劳,那可定是飞黄腾达几代人的事情。

    (三):越龙教暗室的商讨

    人们更不知道的是,怒波鬼母对爱女冯秋漠被劫一事,早已惊闻!

    此刻,一扇斜格子花窗内,一个从头到脚都是黑色衣服的人,背对着窗口,帽子直接连着衣领,声音浑厚低沉,和怒波鬼母相对而谈。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以往被害的女子,除了那个爷爷追上去才被扛到黄麻地的双儿,都是被就地惨害的。”

    “漠儿在慧仙格那么隐蔽的地方,所有陪着她的人都被杀害的情况下,也只是失踪,这说明什么?”

    黑衣人的语气饱含柔情,充满安慰。在这里,鬼母完完全全没了在外面呼风唤雨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一个丟失了闺女的娘亲,一个在丈夫这根顶梁柱面前,遇到伤心事时抽抽噎噎的女人!

    “你是说,贼人有可能是漠儿的熟人,带她走,只是为了要做什么不能让我们知道的事?”

    聪明绝顶的鬼母小声地问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你还记得吗?曾经有人想教她武功!”

    “我爹!”

    鬼母惊呼出声,因为几年前冯修曾经说过,练武,冯秋漠是有慧根的,不教她武功,女儿浪费了一棵好苗子。

    更让鬼母暗暗吃惊的是,连姐姐冯碧波的姑姐“清河毒蝎”乔如玉,冯秋漠十一岁时,有幸在乔盟主的家宴中碰上过一面,也是十分爱怜地抚摸着冯秋漠的头,说过这么聪明伶俐的丫头,不练点防身术可惜了。

    可是这个猜测马上让黑衣人给否定了。

    “假如带走漠儿的人真是你爹或者毒蝎手,那他杀了那么多人怎么解释?死在慧心阁的人,死法跟采花贼杀死的那些无辜一模一样的呀。”

    “再说了,毒蝎自从家道失火,年事已高,乔家接她回老家定居她都不答应,也不知隐居在了哪里,说不定已不在人世了。”

    “那是怎么一回事,我的漠儿,她怎么样了!”

    鬼母竟忽然哭了起来。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真正爱上了漠儿!对,爱而不舍得伤害!所以把她藏了起来。”

    黑衣人沉思片刻后又接着说:

    “你千万保重身体,漠儿会没事的,我答应你,一定会把她找回来。”

    说完黑衣人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近鬼母,拉她入怀,两个人温情相拥一起!慧心阁所在的山峰之顶,月亮伴随夜色悄然躲进黑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