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越象人伦 > 第五章:盟主夫人

第五章:盟主夫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五章:盟主夫人

    (一)失阳

    堂堂武林盟主夫人冯碧波,家父是当年威震江湖的老毒物冯修,按说自然也该是一等一的用毒高手,但是从未有人听说她曾对谁下过毒,无论对方是好人还是恶徒。

    方圆百里人们只知道冯氏大小姐一生心地善良、宽怀大度、德才兼备,稳坐武林至尊夫人一席当之无愧。

    再说冯氏毒药分为公母蛇信子提取液秘制,需雌雄并用,方可毒到至高境界。

    冯修一生的遗憾在于,冯碧波和冯怒波自打青春懂事便不合睦!冯碧波携阳而间练;妹妹冯怒波带阴而苦修,二人各走一路。

    多年以后,嫁给乔盟主的姐姐为人母后欲相夫教子少涉江湖,亦渐渐连“阳”的基本功都淡忘大半;

    反而妹妹怒波鬼母半路不知何人传授正派武功,与冯氏的“阴”合化,威力无穷!竟能翻江倒海,应付黑白两道功夫不在话下。

    (二)曾削发为尼

    冯碧波年轻时体质欠佳些许,宫寒难以受孕,生下女儿乔冰之后便十几年迟迟未孕!后来天灾人祸,竟连乔冰也神秘失踪了。

    悲痛之余曾削发为尼数年!只到后来又病倒在外面,让乔盟主好说歹说接回家中调养,一年后才产下一子乔聪。

    年龄虽只比妹妹冯碧波大四岁,姐妹俩站一起容颜却是天差地别,总之怒波仙子年上半百仍然颜美如仙女下凡、风韵犹存,姐姐却身体枯干、两鬓如雪。

    好在乔盟主爱内一如既往,对其甚是心疼体贴,用诗意仙子冯秋漠的话说:姨妈要是嫁的不是姨父这个武林至尊,可能早就坟头草高了。

    (三):冯修可能已不在人世

    冯碧波父亲冯修三年前出游外界,其实在乔盟主夫妇和怒波鬼母这里是遥无音讯!只是江湖人多嘴杂,此情况家人不曝出来而已。

    试想,老毒物三年前已是七十有八高龄,即便神功练成,今年八十一岁还会有何雅兴不归家安享晚年呢!

    这对于对他牵肠挂肚的儿女们来说,冯老分明是失踪了! 每每夜深人静,冯碧波都十分想念自己的女儿和父亲,想得不时悄然落下泪水。

    这三年来,乔盟主一直派人秘密找寻岳父,冯怒波更是以漂游四海的名义把四面八方都搜了个遍。

    大家心知肚明,父亲八成是出事了!

    (四):噩梦相缠

    令冯碧波精神恍惚、身体素质骤然下降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多年以来她都一直在做着一个相同的梦。

    简直是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也无法看清他的脸的男人,无休无止地在摧残她的女儿!

    这个梦隔三差五就会缠上自己,梦里面,乔冰被弄得破衣烂裳,手和脚都绑得结结实实,成“大”字形死死固定在四根木桩上!

    那个人的动作肮脏污秽,一下一下如杵棒舂谷子!女儿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喊持续很久很久。

    慢慢地才渐渐微弱下来,总是要到最后才听清楚,她奄奄一息中分明有“娘亲救我”。

    本来,女儿乔冰被惨不忍睹地凌虐画面已使冯碧波万分崩溃,最近的梦又增添了父亲冯修被折磨得遍体鳞伤至死的镜头!

    像极了就是女儿被藏匿的地方,父亲冯修花白的长发被当作绳索,牢牢结死在石壁上空的树枝上!

    人已经是一具干尸被吊在半空,麻绿色的舌头却又大又粗,像牛的一样从嘴里挤破而出!

    这一晚,冯碧波再次从这个噩梦里惊醒,浑身湿透,眼泪和汗水交织在一起往下落,无力地靠在丈夫的肩膀上大口大口喘气。

    “又做梦了,喝口水,我在呢。”

    乔盟主柔声对爱妻说。

    “梦与现实往往是反着的,岳父不是说过吗,你怎么忘了。”

    “你的心疼梦证明,冰儿和岳父都还好好的,放下,少想或别想,总有一天爷孙俩会回家的。”

    天下的人们,谁又会知道,名声赫赫的武林盟主乔连宗,不为人知的内心历程竟是如此举步为艰呢?

    即将到来的六十大寿其实是不得不设的一个大宴,女儿二十几年的失踪、妻子的噩梦、还有妻妹对爷孙俩之事的种种揣测,都貌似与自己的身份有着某种关系。

    江湖人心繁杂,挟持或迫害女儿和岳父的人,目的无非是为了让自己下台,借此生辰举办一个大型武林聚会,作孽之人必定会露出蛛丝马迹!

    (五):祖传易容术

    真正了解乔盟主家事的人很少,就拿夫人曾削发为尼数年这件事情来说,乔家大院里的下人们都不是全然而知。人丁兴旺的乔家,大家各级做好各级份内之事,不该问的问题不问,不该提的事情不提。

    如此一来,冯碧波气弱体衰的事就更没有外人知晓了,要知道只有西域那边才有人精通的易容术,中原乔氏却是几代相传,传人青出于蓝胜于蓝!

    为护妻周全,冯碧波多次进出自家大门乔盟主都给她精心易了容,一张多次戴着的人造面具,早在下人们面前被当成是夫人的真实面目了。

    冯秋漠在一次姨父特许下曾进入乔家的园中园,老远就隐约看见水上亭子中斜靠着一位老妇人。

    走近一看发现跟大姨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头发花白,脸上皱纹比大姨多了三分之二左右!于是蹲下来握住老妇的手,怯生生地问道:

    “您是我外婆吗?……不,我外婆在我四岁那年就离世了,您……您您是谁呀?”

    老妇冷冰冰地看了她一眼,回道:

    “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多了,我跟你没有干系!”

    后来冯秋漠曾多次提问姨父怎么回事,乔连宗说那不过是乔家一个亲戚。她将信将疑,慢慢地也就忽略了那件事。

    冯秋漠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老妇人其实就是自己的大姨冯碧波,只不过平时年把半年,偶尔见一次的都是被易了容的脸。

    最容易暴露一个女人年龄的部位实际是脖子,人老了,脖子上的“蜘蛛网”便会比皱纹要难掩饰得多。所以这些年,冯碧波每当出门穿的都是有高领的长衫,头发和脸易了容。

    乔家上上下下,谁都不知道自己看见的,是几年前还没变样的冯碧波,真正的本人,已经彻底青春不再了。

    那次的撞见,冯秋漠也曾跟母亲冯怒波提起,只可惜鬼母鼻孔里轻轻一哼,眼睛中闪过一丝慌乱,说那就是个正巧长得像你姨娘的人,实则跟我们冯家八杆子打不着。

    也怪,那次之后冯秋漠也就压根没见过那个妇人了,只有很长时间见到一回“神采奕奕”的大姨时,才会想起有过那么回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