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越象人伦 > 第六章:武林大会在即

第六章:武林大会在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六章:武林大会在即

    (一):找到一个认得字的人

    这些天,冯秋漠一直在十几个佣人中打量,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女人,步履稳健、做事从容,举止中略显一些气质在内,让她眼睛一亮!

    傍晚,她借口要让那个女人帮她洗澡更衣,把她招进卧室里屋。

    不过她没有要洗澡,而是从澡缸里舀了一盆热水,端来放在更衣镜下。

    好家伙,不一会儿,镜子被水雾迷茫得模糊起来,冯秋漠用纤长的手指在上面写道:

    你认字吗

    没想到那女人点了点头,冯秋漠喜出望外。

    怎么才能逃出去

    女人摇了摇头,等上面的字模糊了,冯秋漠又写到:

    谁割了你们的舌头

    这时女人走到镜子前,在下面写道:

    人已死,谁主使不知道

    见这一妙招也问不出什么,冯秋漠瘫软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闭上眼,感觉好累。

    没想到那女人把冷了的水端去倒了,又换了盆热的来,放在镜子下面。

    等划得上字了,她竟写到:

    你很幸运,扛来的女人都死了

    接着又擦了再写道:都拖去喂狗了

    看得冯秋漠后背发凉,出了身冷汗,不由得想起,前天跟脑残木头去玩,看见有个地方铁门铁窗,关养着十几条大狗!

    不用问,死的女人们都是被那个畜生惨无人道杀害的。

    只是为什么自己好好的呢?正百思不得其解,只见那个女人又写道:

    大少喜欢你,舍不得杀

    忽然,丑八怪雷火说曹操曹操到,“砰砰砰砰”地敲门!哑女人慌忙把那盆水倒进了澡缸,双手使劲在水里磨肥皂泡。

    (二)野兽的饥渴战胜了爱怜

    “我再问你一回,你别穿衣服,我也别穿衣服,咱俩抱着玩儿,你愿意吗?”

    这恶心的声音响起,哑女人低头轻轻退了出去,只剩下冯秋漠一人如待宰的羔羊。

    “你敢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见今晚丑八怪说着已逼上前来,两个人的脸相隔只剩两寸,冯秋漠慌了,眼泪压抑在眼眶里暴成了血丝。

    她想起了明天就是姨父的六十大寿,那一大堆给各路名门英杰的请帖,都是她亲手帮表哥填上的,还有明天的礼物,她为姨父买了一只玉笛,还放在家里。

    反抗只是以卵击石,自从被弄到了这里,冯秋漠每天都在噩梦中度过。 反正只要身子不干净了,就死!想到这,她闭上了眼睛。

    这最后一次不要脸的苦苦哀求又被拒绝,雷火压抑已久的火山终于爆发了!在他看来,女人是用来玩儿的,即便他爱得死去活来的冯秋漠也是如此。

    冯秋漠身子被他像提个枕头一样提起,重重扔在床上,她始终不敢睁开眼睛看,这个男人实在太令人作呕了!

    双脚乱蹬、双手乱抓,由于雷火压根只把她的反抗当作挠痒痒,上衣被一把撕开的同时,冯秋漠三个长长的指甲也嵌入了雷火的手。

    雷火真正疯了,起身站在床前运功宣泄, 一声大吼,雷鸣一般的声音,是从肝脏内迸发出来的,不,貌似是肠子肚子都给炸出来了!自身衣服不脱自落,七零八碎在空中飘浮!

    幸好冯秋漠紧闭双眼,否则看到的将是一具青筋暴涨,何等丑陋何等恐怖的男人身体!

    就在一双魔爪即将毁灭她一生一世的瞬间,“砰”的一声破窗而入一个人,一个全身黑衣人!

    “不争气的东西!”

    那人“啪啪”扇了雷火两耳光!

    看清来人的那一刻,雷火瘫软了,下意识用双手去捂裆部,头低得快要落地了。

    “记好了,这个人,你永生永世不能碰!”

    “还不快滚!”

    可笑那畜生一样不可理喻的雷火,在这个黑衣人的面前,竟是如此的怂包!一手盖前面,一手捂后面,受惊的企鹅一样夹着屁股走了。

    不知怎的那人声音冯秋漠总觉得有些熟悉,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总之感谢恩人及时赶到,自己暂时是得救了。

    知道那畜生被人震住了,正要睁开眼睛说几句感恩的话,那人看着有几分和蔼地走上前,抬手往她脖子后面一砍,冯秋漠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三):乔三银一家还乡

    这个月是当今天下武林盟主的六十大寿,江湖上的人们一人传一十、十人传一百,这个重大消息乔氏老辈乔三银自然早就知道了。

    带上他拿一条麂子跟其换来信鸽的那家人的儿子谢正白,一个二十九岁有家室的汉子。由于出身习武家族,一身功夫不弱,加上家父与乔三银相识恨晚,两家人关系发展十分友好。

    这次回乡,乔老跟谢父说起想找一个懂些武功的男性随行,一来他跟秦怀硕师徒二人忙事起来未满周岁的乔记有个人照料,二来路途之中牵马喂草、租店落脚有个帮手。

    不料,这事情不到两天谢父就给回了话,说他家老夫妻俩年轻时游走江湖,以自家祖传调教的信鸽卖艺为生时,在乔氏方向曾丢了一女,就是谢正白的妹妹。

    女孩当时六岁零五个月,名叫谢艺,一天夜里却被忽然破门而入的六个黑衣人抢走!

    谢正白的母亲从此一病不起,差点客死他乡,谢老还说乔三银跟他家麂子换信鸽的时候,他所言他家的信鸽已在乔氏方向飞了几个来回,就是跟当年那边结交的友人联系,打听下落不明十几年的女儿。

    此次让犬子谢正白随同乔氏师徒一行,谢老坦言不要任何工酬,只求相互帮扶,找到失散多年的女儿。

    一路奔波劳累,但也算是顺风顺水,秦怀硕一行四口人、两匹马,终于在九月十五这一天傍晚,到达离乔家寨仅十几里的老北庙山下,借宿谢正白父母信中所指的一户普通人家。

    老大娘的丈夫(谢老的故交)已在两年前生病逝世,但大娘通情达理。把家里唯一一只老母鸡下的蛋都拿出来,和着一点高粱面熬了给乔记吃,还让上门女婿从后院的草垛下背出来存储的干草喂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