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越象人伦 > 第七章:盟主六十大寿

第七章:盟主六十大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七章:盟主六十大寿

    (一)露天大会

    寿宴大门小门所需粘贴的对联墨宝,盟主乔连宗自然全权交与诗意仙子亲笔,致使天亮启程,早点时分就已赶到的冯秋漠忙得不亦乐乎!期间草草吃了午饭又忙活了一阵子才算弄好。

    盟主书房,冯秋漠小心翼翼,把墨迹刚干的对联一一吩咐给管家,让其带下人们去各处粘贴。忙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伸伸懒腰,想到外面看看,给眼睛解解乏。

    此时的乔家大院已是人声鼎沸,不知何时何时,各路英雄豪杰已是坐无虚席。人满为患的是,外面还有人不断挤挤压压地进来!

    只见气宇轩昂的乔盟主不慌不忙,悠悠轻抚长须,略略沉思片刻后大步走上前台,抱拳朗声道:

    “承蒙各路英雄豪杰、亲朋不嫌,大驾光临!连宗荣幸之至、寒舍蓬荜生辉!”

    “祝乔盟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多人异口同声地回应。

    “乔氏家道偏狭,难以令诸亲轻松安身,连宗致歉!不得已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诚请大家委屈移步门外空地,对不住了!”

    “外面好啊,晴空万里的。”

    “前天刚下小雨,空气新鲜着。”

    “走走走,出去把位去……”

    乔家百十家丁急忙搬桌子抬板凳,约莫一袋烟功夫,外面的露天台面已速速搭建而成。正中间红色帐幔下,六十根粗如儿臂的蜡烛齐齐待点!

    果不其然,在这宽阔的空地上,坐着的、围在外面站着的、还有不远处三三两两朝这里赶来的人们,远远望去,就像千军万马在活跃;再远一些望去,又像彩色的蚂蚁群体在蠕动。

    累得腰酸背疼的冯秋漠从里屋出来时,正赶上姨父在宣布要让人们移步大门外。心想自己要是动作慢了可能一时半会难以挤出去,于是提起衣裙小跑着下楼,趁着人们还在说话奔了出去。

    (二)撞了个满怀

    昨天晚上,记熟了师傅二十几年前的乔氏地图的秦怀硕,,换了夜行服翻墙而入!把乔家大院“重新”摸清了一遍。

    今早便领着易了容的师父乔三银早早地赶来了,二人愁于没有请贴进不去。乔三银暗示弟子物色两个进出自如的家丁,欲把他们引至无人之处制服,然后易容成他们的模样混进去。

    没成想,表小姐冯秋漠长时间作业里屋,脑袋儿昏昏沉沉,不清不醒跑出来,把近在大门外的秦怀硕撞了个满怀!

    秦怀硕下意识避让,没想到此女不会半点武功,他这一让,身子如断线的风筝不受控制地向前歪去!眼看就要扑倒在地,秦怀硕一把拦腰把她抱起!身子在半空划了个漂亮的弧,才俊逸潇洒地稳稳落地。

    有那么一刻,秦怀硕看着一条粉嫩的脖颈,连上面灰色的细小绒毛都清清楚楚!眼睛不由自主往上移去,一张红里透白的瓜子脸,弯弯的柳叶眉下,长长的睫毛围栅成两汪美目,樱桃小嘴呵气如兰,软糯糯的部位有一半被挤贴在自己胸膛!

    二十四岁的秦怀硕,多年跟师父相依为命,何曾近距离接触过此等绝色女子,表情痴呆木滞,心跳却加速叫嚣!

    忽然,本来慌不择物抓着自己臂膀的纤纤玉手猛然放开,软绵绵的身子随即微微挣扎了一下,秦怀硕急忙把人好好放站在面前。

    “抱歉,秋漠莽撞了!”

    从未有过的害羞,让冯秋漠不知所措,站在那里沉默了好像一个世纪,才想起说出这么一句话。

    “无妨,无妨!”

    秦怀硕又何偿不是慌乱无主!久久转不动了的脑子一片空白,刚想起要告诉她“在下秦怀硕,幸会!”人家已经逃一样跑进了人群。这句话只能被悄然吞回了肚里。

    (三):多年不见的侄子

    就在重大仪式开始,乔连宗再次上台,面对众人讲着温和好客的客套话的时候,有个装扮极其普通的大汉不小心踩到了乔三银的脚,连连低头道歉。

    不经意间看了那张完全陌生的脸一眼,乔三银顿觉此人哪里有些不大对劲,有种怪怪的感觉。

    盟主感谢完大家捧场,又朗声交待人们先尝尝水果点心垫垫肚底,几个时辰后,晚饭分批回院子里慢享。

    烛火悠悠,下人们有顺序地把台上堆得老高的糖果点心都端下台来,添至在坐宾客面前的果盘,然后又逐一为后面几层站着的所有人分发。

    乔三银一语不发看着台上的大侄子乔连宗,二十几年了,真想走上去与亲人相认!无奈家仇未报,一切有权有势的人都不宜不查,对!敢杀我家人者,绝不可能是江湖泛泛之辈,事情不弄个水落石出,乔老实在担心仇人是侄儿的至亲故交之类,关系深刻的人。

    师傅不言,秦怀硕也不敢说话,二人一直只是站在人群中间看热闹。

    (四):雷火竟然也来了

    就在众人为盟主的说词热烈鼓掌的时候,和表哥乔聪分别站在姨父两旁的冯秋漠,忽然发现了一件触目惊心的事情。

    那晚冯秋漠虽然闭着眼睛,但狠狠地抓伤了畜生雷火的手,此刻那双手因为要鼓掌,不由自主伸出了长长的袖子,她确定她看清了自己的三个指甲印在上面!

    只是那张脸却不是雷火那丑八怪的,这个不足为奇,冯秋漠身为武功高强的怒波鬼母之女,自小就听说过这世上有人会易容术。

    好可怕,这种场合,那么见不得人的畜生竟然也会出现!而且装得人模人样,冯秋漠只感浑身汗毛倒竖。

    见姨父忙得抽不出空,她缓缓走近表哥乔聪,把小嘴附他耳边悄悄告诉了这件事,乔聪说别怕,有我,晚饭后我亲自护送你回家。

    雷火狠狠射了一眼二人亲密得样子,转身混入人群。

    (五):心狠手辣的女子

    正在慌乱地想着要如何找时间把这件事情告诉姨父,猝不及防,被一个从天而降的黄衣女子伸出一只脚绊倒!

    见刚刚认识的女子跌倒,台下的秦怀硕欲不淡定,被师傅一把抓住手腕,无声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那女子若无其事地穿过乔盟主的前面,一声“乔聪”!毫不避讳地挽上了乔聪的手!

    “不可造次!”

    乔盟主一把拉起冯秋漠,压低声音对那女吼道。

    随即对冯秋漠柔声介绍:

    “这位是你表哥姑奶奶家表小姑,本性不坏,只是泼皮了些,你多担待才是!”

    “是,姨父。”

    冯秋漠真乃气度不凡,大人不计小人过。

    只是下一刻,她忽然惊叫起来!

    “我的小腿!姨父!”

    众目睽睽下,冯秋漠的右脚小腿不知何时已青紫如茄子,肿胀得快要裂开了!

    所有看见的人都吃惊不小,这时竟听黄衣女子“咯咯”笑道:

    “叫你跟乔聪走得近!”

    好家伙!威胁人的口气竟似在跟一只蚂蚁说话般轻轻松松。

    “绵羊型!若再敢跟我抢乔聪,下次要你全身溃烂!”

    正说着被乔聪一把揪住衣领,吼道:

    “把解药拿出来!”

    “拿解药!没听见吗?”

    乔连宗也坐不住了,大骂这都是你妈(指自己的姑妈乔如玉)给惯的,如此无法无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