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越象人伦 > 第十七章:两大用毒高手

第十七章:两大用毒高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十七章:两大用毒高手

    (一):大姐竟在里面

    乔三银被困山洞刑室已差不多两天,外面从未有过动静,真是好贤侄啊!不摧夸叔叔最后一点意志看来是没急着下手的。

    烛光一灭,伸手不见五指,不过乔老记得,刚来时外面两间石屋同样亮着灯。

    于是乎他抓了几把干粮下肚,又喝了几口混浊不堪的冷水,把嘴对着棱角形三指大小的通风口,往外喊话:

    “外面有人吗?”

    可无论他喊得有多大声,外面依然没有动静,反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后面!后面的石壁上只有一指大的圆孔里发来了人声。

    “谁在外面?”

    细听,乃是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

    由于石壁太过厚重,那小孔不仔细看真像大石上的一点自然瑕疵,目前尚未知那是外面还是里面在着的人,穿透过来的声音严重被一种不通风的“嗡嗡”声干扰。

    好在乔三银这样的高手,竖起耳朵听起来还算很明朗。

    “在下乔三银,对面是谁,因何在此?”

    暗运几分力道对准圆孔发声过去,那边忽然沉静了好大一会儿,就在乔老接着发第二遍声过去之后,传过来的是老妇人“呜呜呜呜”的大哭!

    “你……你真是老三?”

    “对,在下乔氏老三,请问老姐姐是什么人?因何伤心?”

    传完话后乔老把耳朵贴上那小圆孔,听到对面的老妇人依然在哭。

    “老三,我是大姐,我是大姐如玉啊,老三!”

    乔三银这一惊非同小可!虽说大姐当年犯事被父亲赶出了家门,可这毕竟是手足啊,再说年轻时的大姐虽然泼辣任性,但对三弟是真好。

    手足分离数十年,二人又岂会想到,风烛残年,会在这暗无天日的山洞中以此方式相遇!

    (二):我这边有冯修的尸骨

    “大姐,你身体可好?”

    “还算健康,就是……就是……”

    姐弟俩虽交谈费力,但毕竟都是习武之人,一时半刻体力还算吃得消,但是乔如玉说着说着哽咽地说不下去了。

    “怎的了?告诉我,姐!”

    “如果姐猜得没错,你也是连宗那孽畜关进来的吧?”

    哭泣了好大一会儿,那边才又传过来乔如玉的声音。

    “是的!没想到我堂堂乔家,竟出如此畜生!”

    “老三,你才刚被关进来不知道,我和……冯修已被在此囚禁三年!冯修几天前已经死了,他的尸体就挂在我外面。”

    “外面?以我这来看你们是在里面呀!”

    老姐弟俩谈了好大一会儿话,直到乔三银听着大姐的声音有些喘,才让她先休息。

    乔如玉告诉弟弟,这个石屋三间连着,是有山洞岔道改建的,冯修在最里边也是最外边一间被折磨到死。

    那间的那边有个出口,从上往下,冯修死前告诉乔如玉,光是自己眼所能及的范围内就有三四层铁门!还有转弯过后没看到的不知有几道,每次乔连宗一个人进来,都听到重重开锁之声。

    日光或月光都被拐角尽数挡住,里面的人无法判断白天还是黑夜。

    乔如玉自己被困的是最中间的一间,与乔三银这间的一墙之隔仅此有一个小圆孔,呼吸空气全靠连着冯修的那一间有道铁窗口。

    三年来不见天日的乔如玉,不光皮肤白皱,头发全白,连功夫也大不如前,确切地说已被关成不人不鬼的样子。

    (三):休想

    二十几年前,乔连宗逼自己与冯修合作给他制造毒药;三年前,毒界两大高手的“毒劲”被利用到淋漓尽致。

    乔连宗又逼着冯修交出冯氏武功秘笈,冯修不从,二人就被劫持至此,乔连宗每隔十天半月就来折磨他们一通。

    冯修誓死不从,最后长长的白发被当作绳索,在石缝中的树上打了个死结!

    最后一次乔连宗来逼供,面目狰狞,右手死死拽住岳父的胡子,狠狠一扯,大把的胡须被生生揪掉!

    “啧啧啧啧!女婿我纳闷啊,你都快老死了,把秘笈交给我,你不就后继有人了么?因何还要执迷不悟!”

    “呸!我冯修一世骄纵,怎就瞎了这双老眼把女儿嫁给你!”

    可怜那人见人怕的老毒物,在此被女婿撕扯得满脸鲜血淋漓!身上的黑渍今日的干了,几天后又浸透出来,反反复复,伤口逐日溃烂。

    有一件事让冯修后悔死一辈子,那不是把女儿嫁错了人,也不是不该跟乔如玉有染,而是本来就压根没必要受乔连宗威胁!

    一个壮年男人,区区桃色事件被结发妻子知道,被江湖人都知道又怎样?掉不了脑袋要不了命,为何,偏偏要受制于这畜生几十年!

    如今大祸酿成,后悔莫及!自从听乔连宗亲口对他说的,他和乔如玉共同研制的呼吸夺命散害死了多少人,冯修老儿的人生之路不堪重负地坍塌了。

    事已至此,自认为残年无多却又罪孽深重的冯修,活着已无意义,反正乔连宗要想尽得冯氏真传,休想!

    及时止损,方为人道。于是,接连几日乔连宗续上的水米未尽,最后惨不忍睹,挂干在山洞数月,被一群不知是否从“门口”进来的蚂蚁啃噬,在乔如玉眼前逐渐成了一架白骨。

    (四):姑妈,对不住了

    冯修死后,乔连宗气急败坏,造风制雨,山洞飞沙走石,里面的米罐水罐、烛台全被轰得稀碎!有的碎片直接飞进乔如玉这边来。

    那样的一场暴风雨,自然久久不能平息,本来就因为冯修的死极度崩溃的乔如玉,待乔连宗红着眼睛爬至铁窗口,人早已不由自主抖成一团。

    “你把我也杀了吧!”

    如此惨害自己的人竟然是自己的至亲后人!乔如玉不堪承受这样的事实,哭着说道。

    “我说姑妈,你难道已老糊涂到自己活着不过是在浪费侄儿的粮食都不清楚么?想死,容易得很,只要你拿得出老毒物那样的勇气,没人拦着!”

    乔连宗天理难容地吼完,   大步走出那边的山洞,出一道锁一道,最后一声“姑妈,对不住了!”随着挂锁声渐响渐远,终究再也听不见。

    从那天以后,乔连宗再也没有来过,乔如玉的那间房里水米已在今天早上全部吃完了,纵是曾经如何翻云覆雨的毒蝎手,如今听见亲人的声音也是痛哭流涕、伤心欲绝。

    (五):  石孔渡粮

    好个乔三银!略略沉思一番便有了救大姐于水火的办法。

    把自己这边为数不多的干粮一把把抓起,三指对准石孔,气凝丹田,暗暗以中气往里吹。

    吹完干粮又吹水,吹完水告诉大姐放心,乔连宗拿不到乔氏秘笈之前,这边的粮食和水不会断。

    果然不出所料,到了第三天,乔连宗来了!从铁门外扔进来一些干粮、倒进来一些水。

    “三叔,侄儿今天给你老人家带来个不好的消息,你听了千万别急火攻心,在你老人家还没有把乔氏秘笈传给我之前,你得替侄儿好好活着。”

    见乔三银不作声,又邪笑着继续道:

    “不知三叔带回来的人我应该喊一声弟弟,还是侄子?”

    “不管弟弟还是侄子,如今都已被我控制!”

    这一招实则攻击到了乔老的软肋,乔三银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实在怀疑起这句话的真伪来。

    所幸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战争,沉默未必会输,否则稍不注意就会被对手攻下心里防御。

    乔老依旧双手合十,盘坐在地,仿佛乔连宗所言的那个年轻人,跟自己毫无干系一样。

    果然,气得跟疯狗一样的乔连宗,怒发冲冠,悻悻而去。

    乔三银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看此情形怀硕并非这畜生所言已被控制。眼下当务之急就是把自己这边的水米分过去给大姐一半,先保了人命再作打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