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芝麻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修炼手札玄幻篇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详谈

第二百一十八章 详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https:///>    “什么?”侯昊炎睁大了双眼。

    原本此事他已经在想尽办法去拖延,而且想要将这桩婚事取消,可是如今看来却是妄想了。

    侯昊炎脑海之中突然浮现出叶晗月的那张面容,他心中一怔。

    不由得愈发坚定了不与舒青瓷在一起的想法。

    侯昊炎听得将军说道:“让你与舒青瓷的亲事提前,今日可是舒老爷亲自来说的此事。此番对咱们将军府可是天大的喜事啊。”

    将军这般说着,爽朗的大笑开来,侯昊炎突然起身说道:“父亲,孩儿不同意。”

    侯昊炎不想这么快便放弃叶晗月,他还未曾开始症,更未开始强。

    便这般输了,怎么能让他甘心?

    侯昊炎握紧了双拳。

    良久他对上了将军惊诧的眼神,一字一句的重复道:“父亲,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娶舒青瓷。”

    说罢侯昊炎便转身要离开。

    此话已经撂下,便是说什么,侯昊炎也没有反悔之人了。

    对于毫无感情之人,他永远都不愿意因为那人放弃心中真正所爱的人。

    将军快步走至侯昊炎的面前,他扬起手,瞬间便朝着侯昊炎的脸上打去:“孽子,你是想气死我么?”

    将军那一耳光照着侯昊炎脸上打过去之后,他似乎也愣了,将军看着他那被震得发红的手心,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无奈道:“不是不想要你遵从你自己的内心,但你却还要晓得,这取了舒青瓷定然会为你时候的道路奠定基础。”将军字字句句也却然是为了侯昊炎着想。

    而侯昊炎并没有因为将军给他的那一耳光感到羞辱,反倒是有了一种解脱之感。

    他露出了嘲讽的笑意,却是说出了极为难听之话:“父亲,你当真是想要我娶一个dang fu么?”

    侯昊炎此番也是无奈之举。

    他并不想说出谁不堪的往事,但是为了他自己的心,他也只得这般做。

    将军摆了摆手,他因为一时心中激动,所以未曾将侯昊炎的话听在心中:“管他淫妇dang fu,娶了就成……”

    说道此处,将军方才后知后觉的睁大了双眸,他问道:“什么?dang fu?何出此言?”

    侯昊炎轻咳两声:“父亲,说起此事,我却是未曾撒谎,舒青瓷却然没有您表面的所见的那般简单纯洁。”

    侯昊炎只得将不想说之事说出来,虽然他心中有着愧疚之意,但事到如今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侯昊炎道:“却然,我所说句句属实。”

    见将军未语,便等同于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侯昊炎这才又接着说道:“并非是我故意不想娶舒青瓷而找的借口,父亲,我却然是有一件事未曾告知你。”

    侯昊炎知晓他只若说出那件事,将军便定然会放弃让他娶舒青瓷为妻,但是话到嘴边,侯昊炎却是犹豫起来。

    只若是说出此话,他虽然能够得到解脱,却也同时证明着,将军府定然便会成为舒府永远的敌人。

    但是事态紧急,迫在眉睫。

    侯昊炎道,“当初舒青瓷心中曾爱慕上了一平民男子,差点儿便与其私奔。私下早便私定终身。”

    说罢,他闭了闭双眸,侯昊炎向来都是优柔寡断的性子,却未曾想到如今他竟然能够亲口说出这般令人诧异之话。

    将军先是一怔,待他终于反应过来之后。

    倏然拍向桌子,将军怒道:“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如此大事那舒老爷缘何还要隐瞒我?”

    “父亲,据我所知,他应是怕我们将军府提出退婚之事吧。那样舒xiao jie便很难找到好的夫婿了。”

    侯昊炎所说句句在理。将军气的不断抚着胸口顺气。

    他虽是英勇骁战,常年正在在外的将军。

    但是如今已经算得上上了年纪,如何还能经得起这般打击?

    将军道:“我将军府想要的是一名知书达理的媳妇。却并非曾经与人私定终身的dang fu。这却是要让我的颜面往哪里搁?”

    将军说着,便倏然间起身,他摆手说道:“不行,此事万不可任由这般发展下去。”

    侯昊炎拉住了将军的胳膊,劝慰道:“父亲,你这却是要去做什么?”

    将军紧紧握住了侯昊炎的双手,侯昊炎能够感觉到将军的手在颤动。

    只听得将军的声音瞬间像是苍老了许多:“我定然不会让你娶那种女人,我要去告诉舒老爷退婚之事。”

    将军挪动着步伐离去。

    侯昊炎看着那道背影,低声说道:“只希望不会有什么事发生啊。”

    将军却是匆匆赶去了舒府之中,他敲响了舒府的房门。

    却正巧遇到了舒老爷出来。

    将军道,“舒老爷,不值可有空闲,我今日前来却是有事要同你相商。”

    舒老爷对将军的到来,表现出‘极为惊喜的神色。

    他原本是想要四处走走看看,去挑选一些他最为喜爱的古董的。

    但既然将军前来,舒老爷自然不可能不给将军这个面子。

    “无事无事,将军快些里面请。”舒老爷面上赔笑。

    将军却是没有了之前爽朗的笑声,舒老爷反倒觉得不甚习惯了。

    毕竟听惯了那种笑声,再看一眼现下满面阴沉的将军,舒老爷心中总觉得有些个奇怪。

    他道:“将军今日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大好啊。”

    将军脸上露出了笑意:“也并非算得上不好,只是听说了一些事,总令我这心中觉得有些个不舒畅。”

    将军并不鲁莽,他倒是想要瞧瞧在那件事上,舒老爷会不会心虚。

    将军四处张望,他突然开口问道:“怎的不见舒老爷家的女儿。”

    他以往为了以表亲切,从来都是直接唤出舒青瓷的名字的,可是如今只若是想到舒青瓷三个字,将军心中便是厌恶的很。

    他一直都晓得,虽然侯昊炎对舒青瓷不满,但绝对不会因为此事便编出这般天大的谎言。

    所谓无风不起浪,既然说起此事,便定然是有些有关此事的动静的。

    将军眉头紧紧蹙起,这令舒老爷心中有些猜测。

    他不知究竟是因为何事才引得将军这般不满。

    最终舒老爷只得吩咐一旁的婢子道:“还不快将xiao jie寻来。”

    婢子垂下了头,她退步而去。

    最终婢子敲响了舒青瓷的房门:“xiao jie,xiao jie。”

    此时舒青瓷正坐在椅子上学着描绘美人图。

    她曾听说,玲珑阁的店主却是极其受欢迎的。

    还听说玲珑阁的店主是位女子,旁人解释惊羡与她的画。

    舒青瓷曾经因为那些传闻,便跑去玲珑阁将此事一看究竟,却然是如同旁人所说,那里面的画却是是令人看过之后,便再也难以忘记。

    舒青瓷想到此,心中却是极为不舒服的。

    她总是有一种错觉,觉得这整个世间之人原本便该围着她转。

    她才算得上是这个世间最值得男子喜欢的女子。

    可是此时敲门之声却是惊醒了她的幻想。

    舒青瓷怒道,“谁?”

    婢子说,“xiao jie,老爷让小爷去正堂之中,将军来了。”

    舒青瓷听到此处。她猛然站起了身,冲着镜子将她自己收拾整理一番,而后开了房门问道:“你说什么?将军来了?”

    婢子头也不敢抬,只是懦懦的答道:“是的,xiao jie。”

    舒青瓷听到此,哪里还能镇定的下来,这便是传说中的媳妇见公婆,所以心中有的便只剩下紧张?

    但同时,舒青瓷却也是极为激动的,既然将军都亲自来见她,便已经足够说明,将军已然是对她满意的紧。

    不然又怎会在此?她都未曾去将军府探望,将军便如此迫不及待的前来。

    因为想要好生的表现一番,所以舒青瓷便故意装作一副极为柔弱的模样。

    她可是听说,将军府之人向来喜欢柔弱的女子,这样的女子方才有养尊处优的气质。

    舒青瓷一进正堂,便见得将军威武的与舒老爷坐在一起,却然二人都已是中年之人,却没有分毫的颓废之气,在舒老爷身上所能看到的是富贵,而在将军身上所看到的,只有无尽的雄壮。

    舒青瓷再次抬眸看了将军一眼,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但是一时被欣喜冲昏了头脑,舒青瓷只得当做是她的错觉。

    舒青瓷恭敬的行礼道:“青瓷给父亲行礼了,见过将军。”

    但此,礼数还是极为周到的。

    将军心中的怒气却是分毫未曾消散。

    他平日里在无聊之时,总会喜欢去酒楼之中听个曲儿,听说书先生将将一些戏折子。

    令将军如今都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之事在脑海之中回放。

    说书先生曾经提起过:世间之人便没有十全十美的,只若是人便定然有缺点,不然便不是人。

    当时,还都是哄笑一片。

    许是当时说书先生察觉到了他自己的失言,因为那酒楼虽算不得什么最为尊贵之地,但来来往往的达官贵人,王孙贵胄却也不在少数。

    贵族之人向来喜欢自称十全十美,但是说书先生却偏生说了十全十美的不是人,若当真是被那些有心之人听去,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